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交行董事会换届选举落幕“发展战略不够清晰”等问题仍待解决

2022-08-27 22:11:09 4858

摘要:6月28日晚,交通银行(601328.SH)董事会换届选举,任德奇、刘珺续任董事长、副董事长。同时,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宋洪军、刘浩洋及杨志威,第九届监事会监事夏智华及鞠建东已于年度股东大会结束后退任。2022年2月,中央第二巡视组向交行党委反...

6月28日晚,交通银行(601328.SH)董事会换届选举,任德奇、刘珺续任董事长、副董事长。同时,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宋洪军、刘浩洋及杨志威,第九届监事会监事夏智华及鞠建东已于年度股东大会结束后退任。

2022年2月,中央第二巡视组向交行党委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了交行存在发挥国有大行作用不够、发展战略不够清晰,支持制造强国建设不够有力、服务国家战略投入不足等问题。交行的现状也证实了这些问题确实存在。未来,新一届董事会能否为交行带来新气象?

高管变动频繁、业绩欠佳

虽然任德奇和刘珺都在银行业磨砺数十年,是名副其实的“老”银行人,但实际上二人都并非“老”交行人,任德奇在交行任职的时间不足5年,刘珺则不足3年。

任德奇出生于1963年,自2018年6月才来到交行出任该行党委副书记,2020年1月起任交行董事长。此前,在1988年至2014年5月期间,任德奇一直在中国建设银行(601939.SH)工作,曾任建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湖北省分行行长、授信管理部总经理、风险监控部总经理、信贷审批部副总经理。

在建行工作十几年后,任德奇加入中国银行(601988.SH),在2014年7月至2018年6月期间曾任中国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期间曾兼任中银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中国银行上海人民币交易业务总部总裁。

而刘珺在交行任职的时间比任德奇更短,2020年5月,刘珺赴任交行党委副书记,同年7月成为该行行长。

此前,1993年至2014年,刘珺曾任中国光大银行(601818.SH)行长助理、副行长,期间先后兼任中国光大银行上海分行行长、中国光大银行金融市场中心总经理。

随后,刘珺来到光大集团,在2014年至2016年间,担任了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副总经理,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等职务。2016年至2020年,刘珺出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近两年,交行管理层变动频繁,高层离职人数位列国有6大行的首位。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两年内,交行高层离职人数高达25人,在上市银行中位列第4,仅次于浙商银行、苏农银行和华夏银行。交行离职高层中,有董事8人,监事7人,高管7人。

在任德奇和刘珺“搭班”的两年中,交行在业绩方面的进步并不算明显。作为6大行中资产规模最小的银行,交行的营业收入、净利润等经营数据也比不上其他国有大行,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2693.9亿元,是6大行中唯一营业收入没有突破3000亿元的银行;实现净利润889.39亿元,仅高于邮储银行。同时,虽然交行去年的营收净利增速在6家国有行中排第2,但都小于体量相近的邮储银行。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体量更大,但交行的营收净利不仅连续多年低于股份行的“领头羊”招商银行,还隐隐有被兴业银行赶超的趋势。2022年一季度末,交行实现营业收入736.08亿元,净利润233.38亿元,被兴业银行赶超。

在资产质量方面,交行的不良贷款比例连续两年在6大行中排名最高,2021年和2020年的不良率分别为1.48%和1.67%,但同时,拨备覆盖率却是6大行中最低的,2021年和2020年交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66.5%和143.87%,2020年甚至低于监管划定的红线。这也意味着,交行的信用风险更高,但风险抵御能力却更低。

发挥国有大行作用不够,发展战略不够清晰

作为一家成立了百年之久的国有大行,发展至今,交行究竟存在什么问题?

2022年2月,中央第二巡视组向交行党委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了交行存在以下问题:发挥国有大行作用不够,发展战略不够清晰;支持制造强国建设不够有力,服务国家战略投入不足,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存在薄弱环节,深化改革动力不足,服务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还有短板,推动内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有差距;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不到位,严的氛围没有形成,对下级单位“一把手”和领导班子成员管理不严,重点领域存在廉洁风险,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比较突出等。

交行的发展战略在年报中有显示,交行将“建设具有财富管理特色和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银行”作为战略目标,聚焦“上海主场”建设、数字化新交行建设两大领域率先创新突破,打造普惠金融、贸易金融、科技金融、财富金融四大业务特色,建强客户经营、科技引领、风险管理、协同作战、资源配置五大专业能力。

具体来看交行在其发展战略各方面的表现,在数字化建设方面,2020年,交行金融科技投入为营业收入的2.85%,在2021年达到4.03%,增速达到23.6%,在国有行中位列第一。不过,从投入总量来看,该行和其他头部银行还有较大差距,2021年该行投入87.5亿元,位列6大行最末,距离邮储银行还有12.8亿元的差距。同时,该行2021年金融科技从业人员仅4539人,除其他5大国有行外,招商银行、浦发银行、平安银行相关从业人员均超过交行金融科技从业人数。

在科技方面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人力后,交行的数字化转型成效又如何呢?

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截至2022年6月29日,交行的3个APP总下载量仅为7549.78万,位列上市银行第10位。与此同时,建行、中行、工行的总下载量已经高达9.02亿、7.45亿、6.74亿。

从专利数来看,截至6月29日,交行专利数合计仅为145件,甚至低于中行在2021年一年中新获得专利件数。同期,工行、建行、中行的累计专利数分别达到了4366件、3778件和3355件。

普惠金融是从国家层面确立的实施战略,也是交行在年报中多次提到的特色业务之一,但交行在这方面的表现也并不尽如人意。

截至2021年年末,交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388.1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9.23%。虽然增速较快,但交行的普惠贷款余额仍垫底六大行,排在倒数第二位的中国银行,其普惠金融余额都达到交行的2.6倍。

同时,从普惠贷款占比来看,去年交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该行贷款总量的5.16%,仍排在国有六大行的末位。相对来说,交行服务实体经济力度、在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提供的金融供给不如其他国有大行。

内部治理不足 未来如何发展?

从内部风险管理来看,天眼查显示,2020年至今,交行涉及的司法风险多达119条,其中涉及大量信用卡纠纷、金融借款纠纷、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等。此外,在黑猫投诉平台,对交行的投诉高达9345条,仅少于建行和工行,其中信用卡相关达到6863条,占比超过7成。

因为信贷业务、理财业务违规、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踩监管红线的行为,交行在近两年多次被银保监、央行相关的监管机构严厉处罚。

截至目前,2020年以来,交行共收到104张来自监管部门的罚单,累计金额达到11946.72万元。其中共有2张千万级罚单,涉及内控管理严重缺失、理财业务多项违规等原因。

同时,根据中纪委官网披露、银柿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来,交行共4位高管接受纪委调查。

有投资者认为,交行近几年一直在“吃老本”,业务上没发展出什么特色,科技方面也没什么成果,同时在风控管理方面也不到位。

任德奇在交行年报的董事长致辞中表示,2021年,面对错综复杂的外部环境,交行紧紧围绕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坚定建设世界一流银行的战略目标,以“十四五”规划为统领,谋新篇、开新局,保持和巩固了“稳中有进、稳中提质”的发展态势。全年规模稳步增长,结构继续优化,质量明显改善,效益显著提升。

针对未来发展,交行行长刘珺表示,2022年,在外部的波动和挑战面前,交行将持续聚焦科技创新、制造业、普惠小微、乡村振兴、绿色低碳等国家战略重点领域,倾力深耕上海主场优势,潜心打造“投行+商行、股权+债权、孵化+产业”的组件式综合服务方案,为产业升级换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人民共同富裕贡献交行力量。同时,深耕数字化转型,锻造长期发展动能。

但整体来看,交行在上述领域的经营情况并不理想,同时还存在严重的内控问题。下一步交行将如何发展,新一届董事会能否带领交行走向何方,银柿财经将持续关注。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