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交行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15.10%,高杠杆、高负债房企贷款加快减退

2022-08-27 22:11:24 4435

摘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周炎炎 见习记者吴霜 上海报道 8月27日,交通银行发布2021年半年度经营业绩。报告期末,集团资产总额达11.41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6.70%。报告期内,集团实现净经营收入1340.51亿元,同比增长5.59%;实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周炎炎 见习记者吴霜 上海报道 8月27日,交通银行发布2021年半年度经营业绩。报告期末,集团资产总额达11.41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6.70%。报告期内,集团实现净经营收入1340.51亿元,同比增长5.59%;实现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420.19亿元,同比增长15.10%。

报告期末,集团不良贷款率1.60%,较上年末下降0.07个百分点。逾期贷款率1.48%,较上年末下降0.06个百分点,逾期贷款90天以上贷款余额占不良贷款余额比例67.35%。拨备覆盖率149.29%,较上年末上升5.42个百分点。

对公房地产不良上升

今年上半年包括招商银行、平安银行等房地产贷款出现了不良攀升的迹象,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交行半年报中了解到,交行上半年对公房地产业不良率从去年末的1.35%上升到了1.69%,上升0.34个百分点。

在回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相关提问时,交行同业业务总监、交银理财董事长涂宏透露:“不良上升的主要原因是子公司交银国信、上海市分行、湖南省分行的三家中小房企客户出现风险。”

截至6月末,该行对公房地产贷款3823.8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82%,占客户贷款比重6.02%,较年初上升0.07个百分点。

涂宏表示,下一步,交行将继续落实好房地产调控政策,以“因城因户施策,分层分类管理”为总体原则,加强差异化管理,保持房地产贷款占比基本稳定。

一是按照集中度管理等相关政策要求,加强总量管理。

二是优化信贷结构,信贷资源重点向三大都市圈、成渝双圈等具备产业、人口导入地区倾斜,经营财务策略稳健的优质房地产企业倾斜,区位和成本优势明显的住宅项目倾斜;对人口净流出地区、高杠杆高负债房企加快减退。

三是加强合规管理,坚持“穿透”原则和“实质重于形式”原则,严禁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

理财回表对全行资本占用影响不大

年末将是资管新规延期一年的最后时限,目前资管板块整改进度如何?

涂宏回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问称,目前存量整改进展符合预期。对有政策制度障碍或期限过长确实难以在过渡期完成处置的存量理财资产,我们将综合考虑资产的品种、期限、价格、投资模式等,充分利用自然到期、合规新产品承接、市场化转让,回表等多种方式对理财存量资产进行处置。目前,正在研究制定存量理财资产回表方案,上半年暂未实施。从初步方案看,回表资产对全行资本占用、贷款拨备等指标影响均不会太大。

全年将压降结构性存款至少1000亿

上半年,交行净息差1.55%,同比上升2个基点。其中,第二季度净息差1.55%,环比第一季度提升1个基点。净息差同比和环比均略有扩大:一方面,生息资产收益率下降(上半年生息资产收益率3.63%,同比下降17个基点)。另一方面,负债成本率降幅更大(上半年计息负债成本率2.17%,同比下降25个基点)。

交行副行长郭莽表示,负债成本率下降既得益于市场环境,也得益于持续压降高成本负债、优化负债结构的努力。截至6月末,境内行人民币结构性存款余额较上年末减少657亿元,降幅8.12%;平均成本率3.19%,同比下降33个基点。在同业负债中,境内行人民币活期同业存款余额占境内行人民币同业存款的71.45%,同比提升2.1个百分点。

郭莽称,下半年净息差预计保持总体稳定。有利的因素包括受近期降准、利率自律定价机制优化影响,负债端成本率有望下降。不利的因素包括存款竞争激烈,负债成本率下降空间有限,考验负债端的拓展能力。同时,受贷款需求、政策面等因素影响,贷款收益率总体有一定下行压力。

“继续坚持高成本负债压降策略。全年目标压降定期结构性存款约1000-2000亿元。同时,强化对中长期定期存款价格监测和管理,压降占比相对较高的三年期以上定期存款。”郭莽表示。

宏观经济:“一个方程式”

对于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的预判,交行行长刘珺比喻为“一个方程式”,有两个变量,一个是外部变量,一个是内部变量。

第一,疫情发展状况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它的影响还没有彻底延展出来。由于疫情的反复,全球供应链时时出现卡顿,由此造成国际运力相对不足,运费飙升。此外,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性也在不断增强。因此,国际经济形势受到很多外部因素的干扰,使得国际金融市场以及国际经济走势发生了巨大波动。

第二,国际经贸摩擦会呈现怎样的走势,特别是中美之间正常经贸关系的恢复会达到怎样的程度,这其中还有很多不确定性。目前的国际经贸关系,特别是美国经常提出对中国经贸断链的要求,一定程度上使得全球供应链的运行成本不断上升,而运行效率下降,“就像原来起润滑作用的系统被泼进去很多沙子”。

第三,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主要经济体都采取了一系列非常规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现在这些政策必然要回归,但是究竟是以怎样的方式回归还是未知数。到现在回归常态的压力很重。因为通货膨胀已经不是“狼来了”的故事,而已经是现实,美国前两季度整体的通货膨胀率是13年以来的最高。这两天美联储也在召开会议,预计会传递出更清楚的信号。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中国对全球经济的恢复具有引擎作用、支柱作用岿然不动。”刘珺说。

再看国内因素,整体来看,国内前两个季度的经济数据有所波动,第一季度表现较好,第二季度表现与市场预期略有差距,消费复苏还不是很稳固,且由于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出口增速边际放缓的压力确实存在。

其次,财政和金融政策积极加稳健的定位被证明是有效的,但为了应对下一步的经济恢复力度不足,7月份央行进行了降准。央行对利率机制的精准调降反映出了政策走向的轻微变化,推动融资成本进一步趋稳,改善实体经济的融资环境的意图比较清晰,同时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依然稳固。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